2017年12月17日    星期日


Notice: Undefined index: in /data/wwwroot/default/templates/pc/zg/content_info.php on line 32

Notice: Undefined index: in /data/wwwroot/default/templates/pc/zg/content_info.php on line 33

热点新闻

热点图片
媒体聚焦

光明日报:医务志愿义工 帮助安慰同医治一样重要

来源:光明日报    时间:2017年08月03日

  7月25日上午7时30分,北京协和医院门诊楼内,一群身穿红色背心的慈善义工第一次开始导医服务。这是中国社工联合会医务社会工作专委会、北京协和医院、北京慈善义工联合会及福心公益四方联合发起医务志愿义工行动的第一天。

  其实,医务志愿义工能做的不仅仅是导医。近年来,协和医科大学学生组成的急诊志愿团、病愈患者组成的乳腺外科志愿团、社会自发形成的福心志愿团,以及各方合力搭建的安宁志愿团,已经走进了病房和病人家中。

  沉寂大半个世纪后的“崛起”

  中国的医务志愿服务可以追溯到100年前。“1917年,协和医学院建院时设立了社会服务部,这是协和志愿服务的前身”。协和安宁志愿团队负责人李杰告诉记者。时光流转。沉寂了大半个世纪后,上海发出了中国医务志愿行动的第一声呐喊。1999年上海医务社会工作专业委员会成立;第二年上海东方医院、公利医院率先推出志愿服务。十余年后,由协和医院宁晓红医生组建的安宁志愿团,出现在肿瘤内科病房。从此,北京的医务志愿义工行动再次迈出了新步伐。

  “除了安宁志愿团,还有协韵、福运、红丝带、儿科阳光计划、急诊科志愿团、乳腺外科志愿团。”谈及病房中的志愿义工团队,李杰不无骄傲。目前,中国的医务志愿义工团队正以实际行动践行着志愿服务的力量。团队的成员不断壮大,范围遍及医务工作者、医学生,病愈的患者及社会自发义工。

  志愿义工发展面临重重挑战

  “您照顾阿姨这么长时间,很辛苦,很不容易”,当义工这样安慰一位胰腺癌晚期病人的老伴时,这位年过花甲的老人,眼泪一下就流了下来。

  类似这样的画面不是第一次上演。李杰表示,医疗的尽头,义工的陪伴和鼓励是帮助病人和家属走过生命末期的重要力量。帮助他们疏导心理,缓和情绪,从容面对生命的尽头,这是义工服务的宗旨和目标。“加入医务志愿团需要经过严格的基础培训和专业培训。小到如何洗手、换衣,大到如何与患者展开话题,如何讨论病情,如何化解无话可说的尴尬,都有着严密的场景演练。”

  医务志愿义工行动还面临着重重困难与挑战。“义工的专业培训,很多时候需要专业的医务工作者来做,然而由于缺乏时间和精力,他们大多时候不愿接受这项任务。”不仅如此,李杰还坦言,“现在很多科室主任和护士长,出于担心病人身体情况等种种考虑,还不愿意接受义工们走进病房。”

  义工们的志愿服务正不断打开中国医务志愿义工行动的新局面。尽管如此,如何改变起步晚,意识薄弱的困境,仍是面临的重大挑战。比起庞大的社会需求,医务志愿服务覆盖到的还是杯水车薪;距离形成完善的机制,医务志愿服务还任重而道远。

  生命尽头应是从容

  “有时去治愈,常常去帮助,总是去安慰——这是19世纪医生特鲁多的墓志铭,也是我20余年来心头的行医指南。医学做不到的,让人文关怀去弥补。”医学科学院血液病医院的王医生这样告诉记者。

  长期以来,医疗工作者以匠人自比,以帮病人争分夺秒、延长生命为终极目标。然而“医学不是单纯的科学,不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这么简单,医学是要和人打交道的”。李杰表示,时至今日,医疗的终极意义不该仅仅是医治病痛,更是对病痛的主体——患者的帮助与安慰。

  从医病到医人,从避谈死亡到坦然直面,这是整个社会成熟与文明的标志,更是对每一个生命的敬畏与尊重。为了这一天,医务志愿义工在行动。



一键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