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16日    星期六


Notice: Undefined index: in /data/wwwroot/default/templates/pc/zg/content_info.php on line 32

Notice: Undefined index: in /data/wwwroot/default/templates/pc/zg/content_info.php on line 33

热点新闻

热点图片
国内动态

逾十万长者义工活跃羊城 帮助他人收获成就感

来源:新快报    时间:2017年03月28日

在今年年初,有长者义工在社区中为街坊写春联。 新快报记者 郗慧晶:摄(资料图)
在今年年初,有长者义工在社区中为街坊写春联。 新快报记者 郗慧晶:摄(资料图)

 

  广州市义工联发布调查报告,长者义工平均年龄68.3岁,去年平均每人服务13.26次

  广州人乐做义工,老人也不例外。在广州,有一群老人活跃于各个社区,他们平均年龄为68.3岁,去年平均每人为他人提供了13.26次服务,他们有一个共同的名字——长者义工。近日,广州市义工联发布《广州市长者义工发展状况调查报告》(2017)。新快报记者了解到,在广州有超过10万名长者义工,他们时间充裕、稳定性强,已经成为广州市义工服务的中坚力量。

  他们为何做义工?时间足有经验有耐心

  新快报记者了解到,长者群体是社区第二大义工群体,目前广州市有超过10万名长者参与义工服务,他们时间充裕,有耐心,稳定性强,已成为广州市义工服务的中坚力量。

  广州市义工联于2016年11月至2017年1月在全市范围内进行了长者义工发展状况的大型问卷调查。此次调查的受访者平均年龄为68.3岁,在1591个长者义工样本中,首次参加义工服务的时间为5年前和2年前的分别占比20.6%和32.7%。

  调查显示,2016年,广州长者平均参加义工服务的次数是13.26次。有34.9%的受访者表示一般每月参加一次义工活动,有24.7%的受访者表示每周参加一次义工活动,长者义工参加义工服务的频率较高。

  今年84岁的何德言婆婆做义工的时间已经长达18年,她告诉新快报记者:“我退休后时间足有经验有耐心,觉得要有自己的生活,因此就利用退休的时间做义工。”她说,通过做义工,她觉得自己可以帮助他人,收获了充实的生活和成就感。

  他们主要做什么?主要服务于贫困老人

  长者义工参与义工服务的范围非常广泛,53%的受访者选择为困难群众服务,贫困长者成为长者义工的主要服务对象,有57.3%的受访者选择此项。

  为什么要做义工呢?调查显示,动机以实现自我价值和社会交往为主。在接受调查的长者义工中,有79.6%的受访者选择了“帮助他人快乐自己”,而选择“履行社会责任”、“别人曾经帮助过我,我要感恩”的受访者比例也较高。还有73.2%的受访者选择了“结识更多朋友”。

  老人参加义工服务满足了哪些需求?本次调查显示,95%的受访者在参加义工服务后都有所收获,其中有59.7%的受访者认为“生活更充实有意义”;有57%的受访者表示“锻炼和提高了自身能力”、“增长了见识”、“发展了兴趣爱好”等;有55.3%的受访者表示“结交到更多朋友”。

  虽然老人从工作岗位上退下来了,但他们的专业知识还能继续服务社会。调查显示,长者义工中的“专才”尚未完全发挥作用,只有10.9%的受访者表示自己的专业知识在义工活动中完全用上了,有39.8%的受访者表示完全没用上,还有49.3%的受访者表示部分用上。

  故事

  他,八旬老人心脏手术后做了10年义工

  黄伯是广州市荔湾区逢源街长者义工队的成员,今年已经85岁。黄伯爱讲相声,也好编相声,常自编自演为社区居民表演相声,被街坊称为逢源街的“黄俊英”。黄伯待人都是笑口盈盈,精神也很好,10年前做心脏搭桥手术康复后一直没停过义工工作。

  黄伯在逢源街社区大学做义务导师,闲暇时间还常去探望社区里的孤寡老人和病人。逢源街孤寡、残疾和特困群众有2000人,黄伯虽然患过心脏病,却没把自己当作需要照顾的病人,反而照料孤寡老人,是逢源街有名的“亲善大使”。

  有人曾提出疑问:年纪那么大了,还患过心脏病,做义工不担心影响身体健康吗?对此,黄伯总结说,做了义工“三观”更正了,活得更好了。一方面他做义工会根据身体条件做力所能及的事,例如上门拜望卧床的老年病患,陪他们聊天,这些不用消耗太多体力;另一方面做义工其实也是帮助自己,“能照顾到比我更老的老人家,我觉得很满足。而且在探访更老或病更重的老人家时,我觉得自己的状况已经很好了,政府也一直在照顾我,很感恩”。

  本身就应是受助对象,黄伯却积极发挥余热帮助他人,他因此获得过广州市义工联“义工之星”的嘉奖。

  她,痛失亲人后走出悲伤关爱失独妈妈

  比起黄伯的故事来,七旬“失独老人”杨阿姨的故事更令人唏嘘。

  独生女儿早逝,女婿、丈夫也在几年内先后离去,沉痛的打击让杨阿姨几近崩溃,她曾因过度悲伤而自我封闭。但悲痛过后,她坚强地站了起来,成为一名义工,用亲身经历唤起社会对失独群体的关爱。因为相近的经历,她更容易让失独妈妈敞开心扉,让她们重拾生活的希望,她始终相信“老天给我关了一扇门,还会给我留一扇窗”。

  在过去几年里,杨阿姨每周抽出3天时间,到广州市妇女儿童社会组织培育基地做“社工助理”。实际上,杨阿姨是广州市妇女志愿者协会副会长、玫瑰妈妈艺术团团长,还是越秀区梅花村佳乐妈妈互助队的队长。她所做的,就是为失独的“玫瑰妈妈”送去关爱,和她们一起抱团取暖。“希望我的经历能让一些和我有类似经历的人振作,我们可以互相鼓励,再艰难的生活也要面对。”杨阿姨说。

  逢年过节,杨阿姨都会组织“玫瑰妈妈”包饺子、包汤圆,陪她们找回家庭的气息。每年大年初二的早上,杨阿姨会逐一给她们打个电话,问候一声“新年快乐”。“大年初二是回娘家探亲的日子, 我们都是彼此的娘家人。”杨阿姨说。

  除了组织姐妹们自娱自乐以外,杨阿姨还带着互助队成员上门看望困难家庭,去养老院义演、慰问。“失独家庭最大的难题,就是要从悲痛中走出来。我们能做的,就是让这些失独妈妈敞开心扉,重新融入社会。”杨阿姨说,参加公益活动,帮助有需要的人,能让失独妈妈找回自己的价值,也让她们从中得到快乐。

  在杨阿姨的帮助下,原来闭门不出的妈妈们,从见面时抱头痛哭,渐渐变成在活动中有说有笑。杨妈妈说,如今,她们还常常鼓励一些40多岁的玫瑰妈妈生二孩,帮她们联系医院。目前,一些玫瑰妈妈正在寻求专业人士的帮助,积极备孕。

  (新快报记者 周 聪   通讯员 胡美然)



一键分享: